<mark id="5xnrn"></mark>
<font id="5xnrn"></font>
<ins id="5xnrn"><video id="5xnrn"></video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5xnrn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5xnrn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養蛇基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秉承誠實做人,誠信經營的理念!常年提供養蛇技術培訓,供應蛇蛋和蛇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兒陳香穎也被蛇咬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兒陳香穎,1998年于郴州醫專中專部畢業后,一直待業在家4年多。這期間她是我得力的助手,許多研究工作都離不開她的幫助和支持。雖說是助手,卻是一個沒有工資、沒有工作崗位的助手,因為我的研究工作本身當時就是一種“民間行為”,一種用自家工資搞研究的“個人行為”。由于我的外交能力有限,莽山的下崗工人也多,因此女兒的工作那幾年中一直沒有安排。用別人的話來說:你當時不來莽山,不進人這偏僻貧窮、工作崗位少的莽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底愛蛇還是愛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6年7月中旬,當光明日報與新華社的兩位記者來我家采訪時,他們拿出筆記本要我留言。王銀玲正好站在一旁,她見我正在思索著寫什么好時,就搶先對記者們說道:“我知道他想寫什么,又是想寫‘我希望我的科研事業后繼有人’。我不準女兒搞,他又在打外孫龍龍的主意了。這么危險的事他自己差點搭上了生命,難道還要搭上我們這一家人跟著他受苦?我就不同意小外孫再像他一樣搞。我要把我家小龍龍培養成真正的博士、博士后,不要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最懶丈夫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莽山的最初幾年中,就像城里人剛學三步、四步舞一樣,總免不了因繁瑣的家務事而經常有礎磕碰碰的事發生,嘮嘮叨叨似的“催眠曲”也時時會在耳邊回響??墒?,怨言歸怨言,吵架歸吵架。對我的工作,對我的研究,王銀玲還是很支持的。如果沒有她的支持,也許我的研究工作早就中途夭折了。莽山20年,我幾乎沒有做過家務事,大到挑米、喂豬、挖土種菜;小至洗碗、掃地、洗衣,所有家務都是王銀玲獨自承擔。在鄰居和朋友們的眼中,我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銀玲夫人在帶病支持陳遠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我入山考察,她又累了一個晚上,結果……     ,她又整整一個晚上沒有休息好,這是2006年7月28日的晚上。原來,中南林業科技大學野生動植物保護研究所的楊道德教授帶著4個研究生已經于28日下午來到莽山,他們與我合作共同進行一項由世界自然基金會(胃尸)物種項目資助的“莽山烙鐵頭蛇的種群監測與社區共管”小額基金項目研究。目的是加強對莽山烙鐵頭蛇的保護宣傳,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職大門雖敞開,不懂外語莫進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還是在10年前的20世紀90年代初,我的一些同學都陸續評上了高級職稱,就有人勸我也申報高級職稱,他們認為,根據我當時的貢獻和成果,完全夠破格申報高級職稱的條件。那時我才40多歲,在寧波召幵的一次全國性的蛇傷學術會議中,我國著名兩棲爬行動物研究專家浙江醫科大的黃美華教授見到我后,就豎起大拇指對我說過:“你真了不起,你在那樣艱苦的環境下能做出這么大的成績,為我國的蛇類事業做出了很大貢獻?!蹦悄?,一位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勞累了一輩子的媽媽就這樣走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憐的媽媽勞累了一輩子,正當爸爸事業有成,可以享一享福的時候,不幸的事情卻發生了。2006年7月份,那是我一輩子都難忘的一天。那天我和爸爸進山考察去了,下山回來以后是下午6點多鐘了,媽媽燒好了熱水等爸爸回來洗澡、當爸爸正在洗澡時,媽媽就抱著我那1歲4個月的兒子陳威龍到外面去玩。只過了一下子,爸爸的澡還沒洗完,媽媽就跑了回來,說她頭痛不舒服。我就趕緊叫爸爸,可是還不到10分鐘的時間,媽媽就暈死過去了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次是我和媽媽一起救了爸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的7月,那一天是晴空萬里。郴州日報社的記者來到我們家,正好爸爸準備喂莽山烙鐵頭蛇食物,我和媽媽就當助手。那天,天氣比較熱,當時來看熱鬧的人比較多。喂完食以后,那個記者就說拍下毒牙的特寫。爸爸說:行啊,在此之前還沒有人拍過這種蛇的毒牙特寫鏡頭呢,你是第一個。于是記者在爸爸的掩護下拍了一張,不行。又拍第二張也不清楚,接著第三、第四張還是不清楚。那蛇開始發怒了,這種蛇平??雌饋砗軕?,但是它發起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爸爸為了蛇老是與媽媽吵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我還記得小時候爸爸出差回來時,什么東西都不會給我買。不管是吃的還是玩的,他從來沒有買過給我。他買回的東西都是與蛇有關的東西,在他的眼里只有蛇排第一。當時我覺得我好像不是爸爸的女兒,為什么別人家爸爸出差回來者卩會買吃的給自己的子女,而為什么自己的爸爸每次出差回來就是買東西給蛇?當時我真的有點想不通。聽爸爸說:這種蛇全世界只有莽山有,它的體形又比較大,而且蛇肉吃起來也非常鮮美。因此許多蛇餐館都愿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固執的爸爸誰的話都聽不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得還是很小很小的時候,在我讀學前班的時候,我們家就不知什么原因養了很多的毒蛇,從那時起我爸爸就在家里從事對蛇的研究和蛇傷治療。爸爸是個醫生,可是他卻開玩笑地對媽媽說,因為媽媽屬蛇,他命中注定與蛇有緣。他還對媽媽說:他自己的名字“遠輝”因為是來自“永遠輝煌”中間兩個字,算命先生說要永遠輝煌就要與蛇結緣。于是,爸爸與媽媽結合了。于是,爸爸從郴州來到了偏僻的莽山。于是,爸爸一天到晚地癡迷于蛇。于是,我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兒的工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從心眼里感謝我的女兒陳香穎,是她犧牲了自己到大城市的工作機會,為我的研究事業作出了無私的奉獻。如果說我的研究有什么成果的話,一半的功勞應歸功于女兒陳香穎和她媽媽王銀玲。2000年中央電視臺《東方時空》“百姓故事”為此曾做過專題報道。但當時的莽山林管局領導還是沒有給我女兒安排工作。雖然曾有領導對我說,你女兒的工作我們正在考慮。但不知怎么的這一考慮就又考慮了 2年,還是沒有一點消息。2001年,為了 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色哟哟视频在线观看永久,色哟哟网站入口在线观看视频,色哟哟影视在线观看免费,色哟哟在线观看免费,色哟哟在线观看免费高清